• 返回: 茫茫剑武

    卷三1.23

    “在乌石镇,以前妖兽之林中的妖兽出没,危害苍生,得以南山的隐身之人布下阵法,才使得外面的人不再入侵,妖兽之林中的妖兽不在横行天下。”店家说到这里时,掩面哭泣。

    “如今阵法大开,外面的人可以自由出入,如果尔等就此离去,那么恐怕这里的人此早有一天会死的不明不白。”说着凤麟便站了起来,夜不归也同时走了去。

    “奉天承运,皇帝昭曰,请巴宝剑交出来,可保天下太平,另外送与乌石镇绸缎百匹,黄金千两。”

    “要么战死,要么送你们归西,我的剑便是我的,绝不容他人躲了去。”凤麟说道。

    青云派之战

    “既然如此,我等也不变应抢,可属于王家的东西终究还是皇家的,你拿不走也藏不住,有句话叫做天下之大莫非皇土,既然你不想交剑,那么我等便留下来,为你一起保护这把剑,如果有江湖上的剑客见剑起了贼心或者是杀心,那么我们蒙大将军可是会第一个站出来保护你们,直到那天大伙儿体会到只有巴宝剑放在皇帝哪儿才是安全的,那么我们便可以放过你们,你们也才会整整过上太平的日子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每天都提心吊胆的。”公公说完这句话,就吩咐身后的士兵退了出去。

    “公公好走,我等必定户用自己的姓名来保护这把剑,既然是属于自己的东西,落在他人手中,总会舒不舒服,这是上天的意思,我便是这把剑的主人。”凤麟说道。

    凤麟似乎又体会到这柄剑中其他的一些东西,他想要试着如何在阵法中把剑术运用到行云流水,于是便告别了前辈剑藏锋,和师父夜不归一同去到南山修炼剑术去了。

    忽然有风气,又有人要入侵了,看来还真的是公公所说,只有把剑放在皇帝哪儿才是最安全的。

    “我们乃是青云派,前来取剑,但我们青云派向来不欺压百姓,做事有规有矩,既然宝剑重出江湖,那么我们便有资格成为这柄剑新的主人,为守护天下而努力。”

    夜不归和凤麟晃晃荡荡大摇大摆地又走出了南山,可心里总是空啦啦的,感觉缺少了什么东西,可这种感觉让人觉得自己有些低迷有些哭腔,他们两人都没说一句话,虽然取得了小小的进步,可怎么说也是十分地显得无能无力,根本就没有完成刚出来时的豪言壮语,凤麟显得不想再走动了,他停下了脚步,忽然想起了出来时放出来的豪言壮语,可有想了想自己身后的那些青云派的弟子,不觉往口中咽下了一口重重的沉闷之气。

    “走吧走吧,保命要紧,与其豪言壮语比起来,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。”凤麟嘴角微微蠕动露出一句话来。

    夜不归看出了他的心思,可是他也不打算在往回走去,因为他感到了莫名而来的寂寞难耐。

    “走吧走吧,活命要紧,男人嘛!脸皮算个什么东西,至于嘛那些说过的话语,自然也不能永远当真,就像大俗世里流传的那句话,所谓世间的事情不过是,套路的人心。”

    夜不归的话语显得有些讽刺,像一根细针插在了凤麟的心口出处,让人感到一阵窒息的感觉,忽然心底凉了一大截。

    “回去,继续修炼,哪怕是天皇老子来了也要无所畏惧,真心地大冒险,从来不会是敷衍,要么掀起一道风云,要么就死在这里,不然绝不回去给那女子丢了颜面。”凤麟转过脸去,显得有些愤怒。

    夜不归伸出手来,示意性地要要和他握手,以便是壮士一去兮不复回的勇气,给予了凤麟无限的勇气,当然另外一方面也告诉了凤麟,只要选择了,做出了重新回去的选择,那么就没有了退路。

    这时迷雾中又窜出另外两个人,他们是袈裟僧人和非礼也二人。

    “你小子,没想到也会落下这样的下场,可没想到我们还是这般幸运,在这儿又碰上了,哈啊哈!”非礼也握着拳头重重打上去,打在凤麟厚实的胸膛上。

    “哎呦,你轻点儿,才刚遇上就对人家动粗的,有那个姑娘会看上你呀!”凤麟看起来脸上有”释怀的非色。

    “既然如此,我们现在是四个人了,那可就热闹了,这镇上实在太过于无聊,现在好了,什么也没捞到,白白忙干活了大半天,就这样空手回去岂不让人笑话,你们可捞到什么好东西了没。”袈裟僧人质疑地看着夜不归。

    “倒也没什么,只不过是几科丢在大街上都没人要的酒坛子罢了。

    “那就走吧,还等什么呢!”非礼也有些急躁不安的样子像是一只滑头的猴子。

    夜不归走在了前面,其他人也陆续走在了后面,啦啦地走着。

    “既然是去打架,如何走的这般干脆,莫不是嫌弃我们女子不如男不成。”红衣女子林琳出现在了后面,所有人一同抬头看去,身后还有石梦羞答答地跟着。

    “女人?这?到底怎么回事,对付青云派岂是你们来的地方,之前的迷雾森林冒出的笑话还不够吗?赶紧的回去,别在这儿碍手碍脚的丢人现眼了。”袈裟僧人显得十分气愤的样子,招了招手,眉宇像是一把没有钥匙的铜锁,关了千万年的难分难解的情愫。

    红衣女子林琳十分倔强,根本就没有把袈裟僧人的话放在眼里,冷冷滴从所有人身边走了过去,走在了所有人的最前面,夜不归也不知道怎么的,他就喜欢林琳这种不拘一格的高傲自大的样子。

    红衣女子走过的地方有如划过一阵风的痕迹,这是走路带风的女子,多半有些不同寻常。

    “你,你要气死我了。”袈裟僧人变得十分的无奈。

    “这许多张嘴张嘴就是要吃饭的人,莫不会是都成为了懦夫不成,如今倒好,竟然像小脚的姑娘还要扭捏的,这又要如何维持接下来的日子。”林琳走在前面,果然又转过身来,一副冷库无情的面容,让所有人都捏了一把汗。

    林琳走得飞快,忽然腾龙而起,在凶险的山上飞了起来。

    “快点儿下来,危险,不要如此吸引妖兽的注意力,这样对谁也没有任何的好处。”袈裟僧人很气愤,很无奈,只是无奈地一直摇头晃脑。

    林琳的眼中流出一柄金剑一样的眼神,犀利无比,道:“畜牲受死吧。”

    可青云派虽然看起来体型瘦弱,但却像闪电般灵活,根本不是一般人可以对付的来的,尽管林琳自以为自己很厉害,可最后还是被青云派低等的剑术扑倒了手臂,一阵剧烈的疼痛蔓延开来。

    这时候在大家打的难分难解之时,将军带着军队过来了,那是皇家的军队,浩浩荡荡势不可挡,不多会儿便把青云派给击退了。

    夜行阡陌

    话说凤麟一行人因为得了朝廷大将军的帮助,因此对朝廷也是感恩在心的,可是凤麟却感到了好怕,因为那把剑插在他的身上,而不是别人,他才感到那把剑真正的沉重,如果让剑落入皇家手中,说不定会惹出什么不必要的事情啦!

    “既然如此,将军救了我们,我们便可以不用担心以后的安危了,再也不用当惊受怕可,只要我们归顺朝廷,什么都听从朝廷的话,便不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,还是天要我们做个顺民啊,真的是好耶!”袈裟僧人说道。

    “我一声喜欢飘来飘去,不习惯朝廷的规矩,也不喜欢被约束,倒是如今好了,你们去想你们的荣华富贵,我们过我们的潇洒人生,只要不快活,千万公民也不要,只要快活,亿万功名也要。”非礼也眼吧嗒地看着这个袈裟僧人。

    “我看这事情没怎么简单,说不定给我们来个瓮中捉鳖也未可知。”夜不归说道。

    凤麟一直把剑束在身上,他像是在背着一座泰山,这座山一道倒下来,死的人也会尸横遍野,责任感特重。

    随着将军的马队缓缓前进,每一步都是撕心裂肺的心跳,每一步都感觉到死亡正要步步紧逼,可除了前进,别我他法。

    凤麟似乎感觉到了什么,那是道德的绑架,还是舆论的绑架?他了怕了,他没有感受到有人在真真正正地用绳子把自己绑住,可是却又害怕,他却能刚到这种束缚比那真实的绑架更加可怕,更加让人瞬间窒息的感觉。

    可他没有选择,他没有逃跑的理由,以为所以,只能这样了,只能跟丢了魂似的一步一步走去。

    行至镇上,镇上变得辉煌大气了起来。

    像是一场欢迎征战天下,大获全胜归来的迎接仪式,但是这里却并没有真正浴血奋战,杀敌一千的大将军,有的只不过是去而来,自会溜马的废材将军,看起来也并不是什么威武霸气。

    后来发现这很不不是一场欢迎仪式,而更加像是一场抢夺战,也像是一场莫须有的冤案。

    “这太可怕了,这到底是为什哦,非要把人置之死地。”凤麟感到了害怕,他立在原地,动也不动了,他是在太害怕了,他害怕这一切发生在自己身上,发生在自己的心心念念的人身上,也害怕发生在谢谢老百姓的身上,可是没有人可以阻止这一切的大声,而且还有很多人会敲锣打鼓热情似火地款待他们,因为这一切看起来并没有不好,而是实在太好了!美好的让所有人沉迷其中,也同时让人瞬间窒息,两个世界并不想通,真正的孤独才从片刻尽头遥遥传来。

    “怎么啦?你要是害怕就想着办法逃跑,这里并不安全。比起原来的各派的争夺,我想这一招更加残忍。”夜不归看着凤麟的眼睛,他们亦师亦友,两颗心碰到了一起,是那么的美好,一时间孤独散去,重见天日。

    他们只用心灵对话,根本就没有任何瑕疵,两颗渴望和被渴望的心紧紧就在一起了,还有什么鬼门关可以抵挡得住的了?

    欲罢不能欲语还休,终于两人的深沉被通天的声音打断了。

    “恭贺大将军光荣归来,保护了强人的入侵,保护了这里一方百姓的安危,可喜可贺啊。”

    说话的人是公公。

    “如此隆重的仪式,恐怕消受不起,还望公公还是收敛点比较好。”将军下马说道,狐假虎威,看起来做戏的功夫真的是练得炉火纯青了也。

    “将军有所不知,我们皇帝也来了,方来三日,见百姓疾苦,便开仓放量,周济百姓考察民情去了。”公公说道。

    “你是说皇帝来了?那可是在下的荣幸啊,快带我去面见圣驾。”将军说起来来神情激昂,热血澎湃。

    “将军稍等,听说皇帝前来只为了一样东西而来,将军可有知晓,若是这样空着两手去见皇帝,那也不免三颗星,到时候弄得满城风雨,相信你也不会好处。”公公附耳说着,让将军听起来一惊一乍的,似乎明白了他说的意思。

    将军看向凤麟,在看向那长剑,心中有数了。

    可是要想拿到那把剑,想必也是不会那么容易的,这时候皇帝回来了,皇帝穿着亲民的衣服,让人看起来像是个简洁的爱民的好皇帝,可是也没有人会对他亲近,因为从他的身上自然流露出一种皇家高高在上的骄傲气息扑面而来。

    “吾皇万岁!”

    这时候所有人都跪了下来,但是凤麟还是愣在一处无动于冲。

    “听说进来将军获得了宝物,特意让孤王前来欣赏,可宝物又在何处?”皇帝说道。

    将军从地上抬起头来,看向没有下跪的凤麟,这时候皇帝也朝凤麟的剑柄上看了过去,然后所有人似乎都明白了什么?

    “小伙子,这是我们皇家的剑,还望您留下来,让孤王一赏,剑在天下,剑在天子手上,可以帷幄乾坤,保护百姓万世太平,如若流入他人一收,恐怕便要血流成河,白骨江山。”皇帝衣服衣冠楚楚堂堂正正地说道。

    可凤麟并不理会。他认定了这就是他的剑,这是跟他命运,还有生命,还有很多人的命运和生命连在一起的剑,如果就此落入他人手中,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安心。

    “剑在人在,剑亡人亡,如果你想取剑,就请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。”凤麟说得铮铮铁骨,没有丝毫的畏惧,即便是面对强权在握,号令天下的皇帝,也说的同样的话。

    见没有收到成效,当晚上凤麟感到了异样,像是一场隐秘的杀戮正要上演。

    凤麟通知了所有人,他们商谈好了如何逃跑的计划,趁着夜黑风高,人比鬼黑,他们选择制造混乱,在最危险的时候开始了逃跑,这不是从兵书上得来的知识,而是行走江湖大道之中总结出来的规律,这种感觉比任何知识都更加的有用。

    鸿门宴

    话说凤麟一行人走在逃跑的路上,可是却终究逃不出别人的手掌心,震撼所谓一闪翻过一山拦,下山容易上山难,一闪翻过一山拦,才出虎穴又入狼窝,真的是令人倒霉透了,这世间的倒霉事都往自己身上而来,真的是无语,可是也无可奈何,因为所以,虽然但是,他们被一阵迷雾给熏到了,所有人都不能幸免于难,就算遇到如何武艺高强的对手,可在毒气面前也是无能为力的,毕竟都是肉眼凡胎,并没有神仙的骨肉。

    三人行行走走,走走停停,一路上有过小纠结,有过小欢快,甚至有过小幸福,而凤麟显得有些无奈,他一直跟在人的身后,害怕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,为天空落下的晚霞而心碎一地,为那些升腾起来的朝阳而感到无比的激动,还有那升到中天的太阳让他激情洋溢起来,这是这路程实在太过于漫长,本想拔地而起逍遥九天以外,不必在地上受到这种罪恶感,可是袈裟僧人吩咐过了,要心诚则灵,通往遗天国的路只有一条,而要到达一天活的唯一可能性,就是一步一个脚印,脚踏实地地走过去。

    “到底到了没有啊?大爷的,走了三天三夜了,脚踝都走断了。”凤麟急躁的说道,他早已对这漫长的路途感到了厌倦和疲惫,这时候林琳倒了下去,她再也坚持不下去了,实在是又渴又饿又困,把每一个人的体力耗费得干干净净,就像一辆没有了油的车的,无论你如何挣扎,永远不会再行进一步,大概油尽灯枯就是这样的道理。

    所有人都停了下来,袈裟僧人向林琳口中输送了一段真气,林琳终于喘息过来,这时候再往前走过去是,竟然是一座融入天穹的巍峨高山,在高山之巅数蓬火苗把那些云朵灼烧的漫天通红,仿佛是天上的神仙失手掉落的三味真火。

    “翻过这座山就是遗天国了,大家要注意,必须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过去,如果不是这样便会适得其反。”尽管袈裟僧人自己说起来都显得有些无奈,有些力不从心,可是他没有办法,因为他必须做出点不怕苦不怕累的模样来,一个人走上了一条飘摇直上的巅峰之路。

    “唉!幸好本少爷精力充沛,倒是可惜了,可惜了这两个女娃娃,软绵绵的估计也快要不行了。”凤麟说完真句话时,他说的有些云淡风轻不拘一格,可是却被两道充满怒意的目光死死盯住,如猫看鼠。

    “走吧走吧!千里万里都走过来了,还会在意这一座小小的高山不成,但愿翻过去那边真的是遗天国,而不会是山那边还是前。”夜不归说完这句话,快步走上了上山的路。

    不对会儿,所有人都来到了山顶上,只见无数风光无限好,而山脚下便是遗天国,但是却没有往下走得路了,只有万丈深渊,看起来阴冷嗖嗖的感觉。

    “上山既是下山,我们已经到了。”袈裟僧人说话有点神秘,所有人彼此之间看向彼此,面面相对。

    袈裟僧人继续解释道:“这看似是万丈悬崖,不可逾越,其实是我的老友打铁将给人制造的一种幻象,世间万物皆虚幻,正是运用了这一道理,才使得多少前来的人对这万丈悬崖望而却步。”

    说完这句话时,袈裟僧人一脚踏进了悬崖之中,没了人影,忽然悬崖之中发出这声音:“快点儿下来,快点下来,我到了。”这时所有人都顿了顿,又听到袈裟僧人和某人对话的声音,便都放开了心中恐惧,夜不归第一个走向悬崖。

    “上山既是下山,好巧妙好有创意的做法,不愧是老兄的思想独特,让这铁匠铺得以立于世间。”袈裟僧人一面说着,一面和打铁匠对饮。

    “我此生的使命便是在这里等待有缘人的到来,父亲因为保护这绝世的剑柄而遭到世道中的贱人杀害,因此取名藏剑峰,在这里守护了大半个人生光景,恍惚中再有缘分见到老友,可是万千的幸运了。”打铁匠藏剑峰说道,他把眼光看向凤麟,仿佛找到了自己的继承人,脸上开出了一朵梨花,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衣钵放在了他的手上。

    “老兄一声守护宝剑,便是守护了这天下的安宁,来!为了这天下的大义,我们对饮三杯。”袈裟僧人从未饮酒,这时候变得豪饮热烈起来了。

    “干了,来。”剑藏锋放下手中的酒盏,无所顾忌地继续说道:“当初的我,年龄尚小,得到老铁的帮助才幸免于难,父亲死了,一家老小就剩我一人,藏身此处已有好几十年,外面的世界怎样了,那个国度打了胜仗,那里又有什么飞飞湮灭的大事发生,其实都不过是云烟?”剑藏锋说完这句话时,又从从桌子上提了一杯酒,猛地灌入喉咙。

    忽然之间剑藏锋站了起来,说道:“我这有好酒,大家都坐着,都不要再离开了。”边说便走出了外面,只见他从一个草丛中取出一个酒坛,马上又吆喝凤麟和夜不归也来取酒。

    “今个儿是我人生之中最高兴的日子,子期遇伯牙绝弦,高山流水,如今我见了这标致的人儿。”


    本站域名变为??www.bxwx666.org
   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,即下即看!


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